站在长拉山垭 拥抱我的祖国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李燕语  时间:2018-11-08 【字体:

2015年11月20日,我登上了青藏高原,位于青海省玉树州多杂县境内的长拉山垭口,海拔4700米,这是我人生中所到的最高峰。

这次跟随十四局工作组一行来到长拉山,是因为公司承建的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隧道——长拉山隧道历时4年的艰苦奋斗,终于正式通车了!青藏高原,对我来说是纯净和神圣的代名词,那是距离天堂最近的地方,我想象着碧水蓝天,雪山草地,经幡牦牛,激动、兴奋、又忐忑……工作组一行到达那里以后,项目负责人担心我们的身体不能一下子适应当地的气候环境,就安排我们住在了玉树的酒店,平日里自认为身体素质很好的我,在那里真正体会到了高原反应,海拔3200米的玉树已经让人呼吸不畅,嘴唇发紫,整个晚上都辗转难眠,我想,这会不会就是接近死亡的感觉?我们难以想象,长达四年的时间,海拔4700米的项目部,我的兄弟姐妹们是如何工作和生活的!

汽车经过近3个小时的颠簸,经过几个看着都让人害怕的峭壁悬崖,终于到达了项目部。项目地处高寒地区,空气稀薄,冬季空气氧含量为内地的40%,机电设备和人员均存在严重高原反应,机器只能发挥40%-50%的功效,而人只要呆一会,就明显地头疼、呼吸苦难,而隧道中含氧量极低,同事们必须携带氧气才能工作。水永远烧不到100度,米饭永远是硬硬的,蔬菜也基本吃不到最新鲜的,为了尊重当地牧民的习惯,在隧道附近,没有卫生间。感冒是最可怕的,与内地不同,高原感冒将引起休克、肺水肿等危及生命的一系列问题。除了低压缺氧,长拉山四季飘雪,长冬无夏,最低气温达到-38℃,项目所在地物资匮乏,运输需要翻越9座海拔4000以上的大山,运距达1000公里,后勤保障困难。项目书记邱忠宽说,11年刚去的时候一点信号都没有,给家里打电话要开车出去8公里外的山顶,生活用电和施工用电都是四台发电机提供,到第二年5月才通了信号,10月份才有了网络……这里,成了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三级,人类生命的禁区。

在项目部,一个发生在高原浪漫故事飘到了我的耳旁,07年毕业的张训成现在在工程部任现场技术员,长拉山隧道是他毕业工作接手的第一个项目,也是到现在坚持了近4年的工程。而他人生中的重要时刻,他简单的婚礼也是在这里举行的。张训成的女朋友杨吉和他是大学同学,但是因为工作原因,两个人聚少离多,再加上项目建设之初完全没有通讯条件,小张和女朋友就这样异地苦苦相恋了3年多。2014年8月,两个人在策划结婚的时候,正是工程大干的时间,小张作为现场的技术人员实在难以抽身,这个时候杨吉对他说,既然你过不来,不然就我过去吧……就这样,这个山东姑娘带上了简单的行装,第二天就飞到了青海,一路辗转来到了项目部。就这样,没有气球蜡烛,也没有鲜花地毯,只有简单的几桌酒席,两个新人在项目部所有员工的祝福下,在离蓝天最近的地方,让雪山高原、让长拉山隧道见证了自己的爱情!小张在酒席间满怀愧疚,握着心爱女孩的手说:“总有一天,我一定要给你一个最盛大的婚礼,我要让你像公主一样,不受任何委屈!”杨吉熟练地给小张整理衣角说道:“这,是我能想象的、最没有遗憾的一场婚礼了,只要是你,在哪都是最好的。”

我永远都记得隧道通车这天,建设者们欢呼跳跃,相拥而泣,藏族同胞载歌载舞,时间好像定格在那激动人心的时刻,永远记住了他们发自内心的激动和欢呼!也永远地记住了建设者们的艰辛和成就!世界上最美的词是“奉献”,白云奉献给蓝天,才会那样地飘逸;江河奉献给大地,才会那样地激荡;人生奉献给事业,才会那样的精彩。正是有我们多杂项目部兄弟姐妹们的无私奉献,才有了隧道顺利贯通的精彩!当我站在长拉山顶之上向下望,我看见了重重雪山,看见了草地,我更看见了我的祖国,我知道,每个筑路人的背后都是一份对于企业、对于民族、对于国家的责任!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,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,为中华民族谋复兴,这样的初心和使命激励着我们不断的前进,铁建人将用青春、用汗水、用无悔续写勿忘昨日、无愧今日,不负明天的雄浑篇章!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